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尚文学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697章 快滚

国与国之间,没有永恒的利益,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在这个野蛮的时代,强权就是正义。

满嘴的仁义道德,换不来大汉的尊严。

只有冰冷的刀锋,勇敢的士兵,才能保证大汉的地位。

冯永很明白这个道理。

秃发阗立可能总结不出这个道理,但草原上本就是弱肉强食,所以他同样明白谁的拳头大谁就能当老大。

“那是什么?”

在春天的日头下,一片雪白反射着耀眼的光,伴随着沉重而整齐的脚步齐齐向前走来。

“君侯属下最有名的营队,陌刀队。”

部曲解释了一声,“这才是君侯手里最出色的士卒。即便是骑军遇到他们,也不敢轻撄其锋,不然,人马俱碎便是其下场。”

话间刚落,只见陌刀队两翼又展开两支骑军,如同双臂一样把陌刀队护在中间。

秃发阗立呆呆地看着,不说别的,就自己族中的精骑遇到冯郎君手里的骑军,只怕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更别说那锐不可挡的陌刀队。

恍恍惚惚间,只觉得有人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同时冯郎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秃发阗立,你愣在这里想什么呢?”

秃发阗立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地就是一个激灵。

他转过身去,这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冯郎君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

只见冯郎君虽然没有披上重铠,但是紧衣窄袖,外头还罩了一层皮甲。

他的身后不远处,有数位将军在候立,人人皆是头戴头盔,身着铁甲。

特别是有一人,手中还握着一条长长的马槊,看上去却不像是汉人。

“原来是冯郎君,”秃发阗立有些结巴地说道,“方才看到冯郎君麾下军士骠勇,让人心神动摇,一时间没注意到冯郎君到来。”

冯永哈哈一笑,搂住他的肩膀:“只是平日的校阅罢了,看一看这些儿郎们在这个冬日里有没有偷懒。”

秃发阗立看到冯永那浑不在意的语气,身子禁不住地微微一震,忍不住地试探问道:“君侯麾下虎狼之师,乃是世间少见。”

“莫说是曹贼,即便是大汉之内,亦是难得一见吧?”

冯永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此话过矣!去年平襄一战,你眼中的虎狼之师可是未曾出力。”

“丞相亲手所训的虎步军,可比我那些儿郎们厉害多了。”

秃发阗立听了,脸色又是一变。

“好了,不说这些了。昨日你到来,光顾着喝酒,竟是没有好好招待你,正好今日我要宴请军中诸位将军。”

“不如你也跟着入席吧?我给你介绍一下军中的将军。”

冯永搂着他向营外走去,一边说道。

秃发阗立有些反应不过来,懵懵懂懂地跟着冯永回到城里。

宴席间,冯永主坐,秃发阗立客坐,句扶、公孙徵、文实、刘浑、霍弋皆按次序而坐。

张嶷没有来,因为平襄需要人镇守。

而且此次平陇西羌胡,算不上什么大战事,霍弋这几个月来一直跟着张嶷学习,这一次正好让他过来实习一下。

至于最下边的,则是陇右的一些羌胡部族君长。

当秃发阗立得知刘浑乃是胡人出身,不但能与众将平坐,而且还甚是得冯永看重,他的眼中止不住地有些露出惊愕之色。

“刘将军算起来,可是封了侯的人物呢。”

冯永看出秃发阗立的心思,解释了一声:“前些日子,因为立下了大功,所以朝廷封他为关内侯。”

刘浑一听,连忙起身:“这都是蒙君侯不弃。”

冯永摆了摆手,“宴席之间,无须这般客气,快坐下。”

然后举起耳杯:“此杯,乃是预祝我们旗开得胜,早日解狄道之围,破枹罕羌胡!”

“饮胜!”

冯永喝的是蜜酒,倒是在冬日里练兵的句扶,刘浑,霍弋几人,更喜欢饮烈酒。

更别说那些羌胡首领。

酒过三巡之后,一声乐声起,大厅的门被推开了,一阵冷气挟裹着胭脂香粉涌入。

只听得莺莺燕燕,娇声软语。

冯永笑道:“有酒无色,只怕大伙饮得不尽兴。这些伎姬,皆是去年我去巡视汉阳郡时,各族君长献上来的美姬。”

说着,他点了其中两个出色的,“去,给秃发部的少君长斟酒。”

两女抿嘴一笑,先是对着秃发阗立抛了个媚眼,这才款款各自落坐到秃发阗立身边。

一人倒酒,一人拿起举起杯凑到秃发阗立嘴边。

“少君长,且请饮酒。”

虽然汉话说得半生不熟,但胜在够娇滴滴。

秃发阗立只觉得两人身上皆是喷香无比,让人禁不住地有些心神不定。

更重要的是,两人身上的衣物竟是细绒毛衣,靠上来时,秃发阗立只觉得手背深陷入衣物中,暖和非常。

“伎姬居然能穿这等衣物?”

秃发阗立禁不住地向她们身上多看了几眼。

伎姬感受到秃发阗立的目光,吃吃地笑了起来。

虽然身为族中的少君长,但族里的女子比起这两个穿着高档衣物的胡女来,当真是地下天上。

他再看在座的各位,只见那些羌胡首领身边皆有一女在斟酒,反倒是冯永和那些汉将身边,空无一人。

就连胡人出身的刘浑,亦是自斟自酌,看上去极是喜欢杯中之物,却是对美色不感兴趣。

他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方才劝他饮酒的胡女半是撒娇半是嗔怪地说道:“少君长不饮,莫不是嫌妾不会劝酒?”

感觉到美姬在耳边轻轻的呵气,秃发阗立终于忍不住地张开嘴。

冯永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再把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只待宴席散去,两女扶着秃发阗立回到房中。

屋中早就备好了热水,两女又服侍他沐浴。

看着桶边丢下的衣物,原本眼中有些醉意的秃发阗立终于忍不住地捡起来,细细地摩挲。

“这等珍贵衣物,居然被你们这般丢在地上,实是不该!”

宴会上感受得不真切,此时拿到手里,这才觉得这衣物当真是难得一见,秃发阗立的眼睛都亮了。

“哎呀,阿郎,这算什么?我们这些姐妹,哪个没有几件好衣物?都是冯君侯赏下来的呢!”

浴桶水雾蒸腾,一只如玉的胳膊绕过来,“君侯还说了,一年四季里,都会有不同样的衣物。去年秋日和冬日,发了不下十件上等衣物呢!”

“只要我们做得好了,家里和族里,同样少不了好处。”

胡女毫不羞涩地说道。

秃发阗立听到这话,心头一动:“什么好处?”

“好处多了去。族里缺了粮,君侯自会安排救济,不让族里会饿死人。”

“只要族里把无用的羊毛交上去,每年还可以换回来不少的厚毛料。”

“君侯还说了,到时候会派人过来教族里种地,教我们如何在一个地方养牛羊,不用再到处去辛苦寻找水草。”

“只要族里安定下来,就可以方便君侯派医工过来看病……”

听着女人娓娓道来,秃发阗立心里就越是震惊:“此话当真?”

“自不会假!几年前有一个部族的大人,叫木兀哲,现在改了汉名,叫端木哲。他领着部族投靠了冯郎君,现在族人都转成了汉人。”

“现在他可是冯郎君最信任的人,听说每天能喝三碗茶,就连我们族里的大人,也都是羡慕得很呢!”

“上回有人看到他,光是身上穿的衣物,就买下一百头羊。”

……

秃发阗立听到这里,忍不住地问道:“只要依附冯郎君,就能得到这般多的好处?”

“那端木哲是占了先,所以才得了这等好处,现在陇右哪个部族不想依附冯郎君?”

胡女有些遗憾地说道,“现在只有出兵跟随冯郎君,而且还要立下功劳的部族,才有可能转成汉人一样的待遇。”

“不然就只能按冯郎君的安排,种地放牧,每年要上交不少东西,但也比以前好过多了,不致于饿死冻死。”

秃发阗立眉头一挑,心道论起骁勇善战,你们羌胡还比得上我们鲜卑?

“难道还有部族不愿意出兵?”

“不是不愿意,而是轮不上啊!”胡女摇头道,“就如这一次,冯郎君发出征调令,哪个部族不想跟来?”

“可是冯郎君非勇士善战者不要,而且还专门派了汉人下去挑选,可不是谁想跟来就来的。”

秃发阗立听了,顿时感觉有些压力:这么听起来,这陇右的羌胡,看来皆是欲从冯郎君出征立功。

奢求之心一起,秃发阗立就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自己部族那四千骑军,与陇右十数万羌胡比起来,却不知能不能占得上风?

倒是早在浴桶里等待的两个胡女,看到秃发阗立低头深思,手里只顾摩挲着自己脱下的衣物,不禁对视一眼。

这秃发部的少君长,莫不是有什么古怪癖好?

亦或者,根本就是蔫的?

所以这才借着拖延不愿进来?

“小娘子,我可以进去了吗?”

赵广探头探脑地站在门口,悄悄地问向守在门口的带刀女婢。

正挺着微微凸起的肚子,靠在柔软的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关姬耳力极佳,听到这话,开口说了一声:“让他进来。”

带刀侍婢这才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赵广轻后轻脚地走进去,堆起笑脸:“小弟见过阿姊。”

关姬眼都没睁开:“你怎么还没回蜀地,又转来这里做什么?”

赵广期期艾艾地说道:“阿姊,小弟经过冀城时,被大人打了一顿,就把小弟赶出来了,大人让小弟快滚,说没有小弟这个儿子……”

关姬冷笑一声,终于睁开眼:“怎么?赵老将军打你打错了?”

赵广脸上的清淤未散,眼角还有一条小伤口,看来这一顿打挨得不轻。

“没有,没有,这都是小弟罪有应得。”赵广快要哭出来了,“阿姊,只是小弟这一回,当真是没脸回蜀中。”

“那与我何干?”

关姬不冷不热地说道。

赵广看到阿梅正蹲在关姬的脚边,轻轻地帮关姬揉腿,当下连忙也小跑过去,想要帮忙。

然后被关姬一脚踹开,“作死啊?说,来找我做什么?”

赵广皮实,一骨碌爬起来,“阿姊,小弟这一回过来,是想请阿姊帮个忙,能不能给兄长带个话……”

“不能!”关姬一口回绝了,“你的兄长早就安排好了,让你回蜀中休息一阵。再说了,你年纪也不小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成亲。”

赵广一怔,“成亲?成什么亲?”

关姬看向这个懵懂无知的家伙一眼,怒其不争地说道:“那黄家蛮女,我虽是不喜,但你既钟情于她,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娶了她?”

赵广一听,脸上一红,吞吞吐吐地说道:“小弟,小弟怕……”

“怕什么?怕她打你?”关姬又是一声冷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也是,你自小就打不过她。”

“黄家阿姊才不会打小弟。”

赵广却是不乐意听这个话。

“那你怕什么?”

赵广低头不语。

去年北伐,黄家阿姊还曾鼓励自己,要立下功业。

哪知如今功业没立下,却是遭到去职,哪有什么脸面去见她?

“你可要想好了,黄家蛮女年纪也不小了。这两年一直在锦城养身子,听说身子也调养得差不多了。”

“若是你想要娶她,那就趁早,不然你可以拖下去,人家可没办法拖下去。”

“等再过几年成了老姑子,她就是身子再好,想要生孩子,风险也会越大。而且你不娶,说不得魏将军就要安排她另嫁他人……”

赵广听到这里,打断了关姬的话:“黄家阿姊才不会嫁别人……”

关姬呵呵一声,干脆再闭上眼不去管他。

反正这个事情也轮不到自己管,赵马氏估计早就安排好了,只待赵广回去,成不成亲,只怕也轮不到他了算。

不过是暂时降了职,了不起过个一年半载就能再回到军中。

只是看到这家伙要死要活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废为庶人,永不叙用了呢。

若不是自己怀了身子,千万不能动气,说不得就要再暴打他一顿。

赵广却是厚着脸皮凑上来,陪笑道:“阿姊,我成亲的时候兄长若是不在,那有何意思?”

“且不如让我也去一趟陇西,看看能不能帮兄长什么忙?待兄长事情一了,说不得还有机会参加我的亲事呢。”

“胡闹什么?”关姬听到这话,顿时恼了,“你自己出了事,不乖乖回蜀地,再去找你兄长,想要拖累他吗?”

朝廷看似平静,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阿郎这个时候尽量远离朝堂,就是为了避免沾上事情。

“你沾上了这事,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敢去陇西,我就是拼着得罪赵老将军,也要打断你的腿!”

关姬说到最后,变得声色俱厉起来。

赵广嗫嚅了一下,不敢再说话。

关姬看到他模样,终是有些心软:“再说了,你兄长身为护羌校尉,哪有可能走得开?”

她叹了一口气,“不过早跟你说过了,这次又不全是你的错,只待风头过去,你的兄长自会再帮你想法子。”

赵广听了,脸色一垮,咕哝一声:“可是蜀中的那些人又不知道,他们只知道月氏城是从我手里丢掉的。”

一直意气风发的赵家二郎,此时想起回到蜀中面对别人的眼光,只觉得明媚的春色都变得灰暗无光。

“赵家二郎,不负英雄之后,兴汉会的第二号人物,居然也要看别人脸色行事?”

关姬“呸”了一声:“快滚!”

PS:重感冒啊,脑袋昏昏沉沉的,感觉像是挂了铅球一样,又沉又难受。

喜欢蜀汉之庄稼汉请大家收藏:(www.aishangwx.com)蜀汉之庄稼汉爱尚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爱尚文学

猜你喜欢: 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唐朝小白领大唐第一少大楚怀王大清隐龙特种兵之基因复制系统神话版三国大唐好相公三国之统帅天下司礼监兵者唐朝好岳父崇祯八年抗日之全能兵王我在明朝当国公自古红楼出才子兵王归来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抗战之最强兵王红楼名侦探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抢救大明朝戏闹初唐抗日之铁血战将策行三国建文天下
完本推荐: 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全文阅读万历驾到全文阅读二世仙凡道全文阅读倩影圣手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全文阅读神级高手在ag国际厅ag88全文阅读无相进化全文阅读绝品透视眼全文阅读独步逍遥全文阅读虫临暗黑全文阅读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全文阅读策天神算全文阅读我的不死外挂全文阅读绝世兵王全文阅读星卡大师(重生)全文阅读我们都是坏孩子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喜上眉头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最强医神:重生逆天女王钢铁蒸汽与火焰绝代名师特种兵之万物提取系统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世界光梭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末日霸权九幽天帝重生影后:墨少,晚上好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低配版系统主神韩娱之崛起最佳赘婿来自地狱的男人金丹九品穿梭时空的侠客全球崩坏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大唐技师驭香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哈利波特之学霸传奇重生九零小军嫂狩猎好莱坞妖怪茶话会最强狙击兵王鱼不服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手机版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爱尚文学移动版 - 爱尚文学手机站